您好!歡迎進入AG娱乐网站訴訟官網

網站首頁 | 聯係我們
AG娱乐网站相助 確保安全

全國免費谘詢電話

029-81030569

首頁 << 新聞中心 << 常見問題

1

交通事故致車輛貶值到底賠不賠?最高法明確答複|轉需

作者:行政部範臘妮  瀏覽次數:190  時間:2019-08-13 11:00:03

編前語:

本文分三個部分,

第一部分是最高法的答複全文;

第二部分是交通事故律師給予的解讀;

第三部分是兩個支持車輛貶值費的典型案例。

一、最高法答複:

我院在起草《關於道路交通損害賠償司法解釋》征求意見中,對機動車“貶值損失”是否應予賠償的問題,討論最為激烈。從理論上講,損害賠償的基本原則是填平損失,因此,隻要有損失就應獲得賠償,但司法解釋最終沒有對機動車“貶值損失”的賠償作出規定。主要原因在於,我們認為,任何一部法律法規以及司法解釋的出台,均要考慮當時的社會經濟發展情況綜合予以判斷,目前我們尚不具備完全支持貶值損失的客觀條件:

1)雖然理論上不少觀點認為貶值損失具有可賠償性,但仍存有較多爭議,比如因維修導致零部件以舊換新是否存在溢價,從而產生損益相抵的問題等;

2)貶值損失的可賠償性要兼顧一國的道路交通實際狀況。在事故率比較高、人們道路交通安全意識尚需提高的我國,賠償貶值損失會加重道路交通參與人的負擔,不利於社會經濟發展;

3)我國目前鑒定市場尚不規範,鑒定機構在逐利目的驅動下,對貶值損失的確定具有較大的任意性。由於貶值損失數額確定的不科學,導致可能出現案件實質上的不公正,加重侵權人的負擔;

4)客觀上講,貶值損失幾乎在每輛發生事故的機動車上都會存在,規定貶值損失可能導致本不會成訴的交通事故案件大量湧入法院,不利於減少糾紛。

綜合以上考慮,目前,我們對該項損失的賠償持謹慎態度,傾向於原則上不予支持。當然,在少數特殊、極端情形下,也可以考慮予以適當賠償,但必須慎重考量,嚴格把握。我們會繼續密切關注理論界和審判實務中對於機動車貶值損失賠償問題的發展動態,加強調查研究,將來如果社會客觀條件允許,我們也會適當做出調整。

感謝您對人民法院工作的支持。

二、律師解讀:

北京交通事故專業律師羅崢明認為:

在國內現有經濟和社會發展情況之下,最高法出於減少糾紛、降低案件量以及維持社會平穩發展的角度考慮,對交通事故中車輛貶值費的索賠持相當謹慎的態度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另外根據答複結尾的文字,也說明這應該是現階段最高法的態度,未來根據實際情況有可能進一步放寬。但在態度調整之前,肯定會在一些方麵進行整改和完善。

一是對於市場上的車輛評估鑒定機構肯定會加強管理,完善登記和備案製度,以確保他們能夠做出客觀合理的鑒定結論;二是對於法院受理相關索要車輛貶值費的案件上麵,也可能出台較為明確的規定,比如車輛貶值費隻能連同其他車輛維修費用或人身損害賠償費用一起主張,不能單獨主張等,以達到控製案件量之目的;三是可能詳細規定什麽樣的車輛,車損達到多嚴重的程度或者貶值費用超過多少時,才能主張該項費用等等。隻有以上措施完善起來,最高法才有可能進一步放寬其對貶值費用的規定。

但即便在現階段,根據《民法通則》、《侵權責任法》和《保險法》等法律中相關的損害賠償原則,理論上因事故給車輛、人員及所造成的一切損失,事故責任人也都應有義務依法全部予以補償。

實踐中,由於之前法律並沒有很明確的規定,加之每個具體案件的情況不同,所以各地法院的判決也不盡相同。但是結合各地的判例來講,如果您車輛貶值的損失同時符合以下幾種情況,在最高法的回複公布後,也還是很有可能得到法院支持的:

一、請求賠償的一方,在交通事故中無過錯或過錯較低。(無責或次責)

二、受損車輛應屬於車齡較低的新車,一般不超過2年。

待售新車索要貶值費的一般都能得到法院的支持,已經上路一到兩年的車輛也可以爭取。因為雖說舊車也可能有車輛貶值的情況發生,但舊車相對車損後貶值較少、而且因長期使用存在自然貶值的因素,不易於鑒定貶值的具體價值,所以舊車主張車輛貶值費很困難。

三、事故造成的車輛損壞程度要非常嚴重,而且必須是有關鍵部件受損。

如果隻是簡單剮蹭等輕微車損,在修車後基本都可以完全恢複正常,不存在後續使用的隱患。而非常嚴重的車損,即便修複好後,也會影響到車輛的質量和性能,其耐用性、安全駕駛性也都會降低才,所以才可能主張到車輛貶值的損失。

四、事故車輛的損失必須是經過相關物價或評估鑒定機構的鑒定,折舊率和數額確定的。

眾所周知,打官司就是打證據,單純是自己認為有損失,沒有經過相關機構鑒定出具體損失數額的法院不可能支持。

五、最好有出售意向或已經善意出售的。

這個雖不是必要條件,但畢竟我們所說的車輛貶值的損失要在出售中才能明確的體現,其車主的經濟財產損失也才能比較清晰可觀的讓大家知道,尤其是法官知道,所以得到法院支持的可能性也會相應增大。

三、附,兩則交通事故車輛貶值費判決案例:

案例(1)

北京一被撞車主獲得貶值費賠償

【中國法院網訊】兩車相撞後,無過錯車主提起訴訟,要求過錯車主賠償由於撞車導致車輛性能降低的車輛貶值費,以及自己損失的眼鏡費、誤工費。近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支持了這位車主的訴訟請求,判令被告方賠償原告車輛貶值費及眼鏡費、誤工費等共計20710元。。

20034月,北京某公司的司機王某駕駛北旅小客車由北向南行駛在德外大街時,突然左前輪爆胎,車輛失控駛入逆行道,正巧撞到由南向北行駛的易先生的捷達轎車,易先生受輕傷。經公交管理部門認定,王某應對此次交通事故負全責。王某所在的公司支付了易先生1200元的醫療費。

雖然被撞捷達轎車後經修理恢複使用,修理費由保險公司理賠,但易先生認為,在此次事故中,由於車輛被撞,雖經修理但車輛的性能降低,經過評估車輛貶值費達17000元,再加上自己損失的眼鏡費、誤工費、評估費共計20710元應得到賠償。因此,起訴至法院。

由於司機王某是受公司指派駕車外出的,屬於職務行為,事故產生的合理費用應由公司賠償,而該車的所有人齊某在公司無力承擔賠償責任時,應承擔墊付責任。經審理,一審法院支持了易先生的訴訟請求。王某及該公司不同意賠償易先生的車輛貶值費,上訴至市一中法院。

一中法院經審理認為,賠償車輛貶值費問題是本案的核心問題。侵權賠償以賠償全部損失為原則,易先生的車輛雖已修複,但車輛的安全性、駕駛性能降低,給其造成的損失是客觀存在的事實,因此,該公司及齊某應賠償對方的車輛貶值費。

案例(2)

新奔馳車被撞,獲賠“貶值費”8萬元

剛開了半年的新奔馳車被撞變了形,車主安正公司對此心痛不已。經過維修,雖然愛車恢複了原狀,但經過評估,貶值了8萬元。安正公司將肇事司機、車主閩旭公司和保險公司告上了法庭。200917日,南寧市良慶區人民法院做出一審判決,判決肇事司機賠償原告安正公司車輛貶值費8萬元。

2008611日,安正公司花了138萬元購買的奔馳轎車在廣西區體育中心工地道路行駛時被一輛起亞轎車撞上,導致剛剛使用6個月的奔馳轎車嚴重損壞。事故發生後,交警部門認定,肇事司機王某負事故全部責任。因此,被告王某對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損害後果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2008627日,受損的奔馳車經專業評估機構評估,認為為該車事故後貶損價值為8萬元。

安正公司認為其轎車為使用不到半年的新車,經過修理,雖然車輛的外觀及使用性能已經恢複,但其使用壽命、安全性能、駕駛操控性能等難以恢複到事故發生前的狀態,新車因此事故已經大幅度貶值。肇事司機王某應承擔安正公司受損車輛的維修費、評估費及車輛貶值損失,車主閩旭公司應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保險公司對維修費用承擔賠償責任。為此,向良慶區法院提起訴訟,索賠車輛維修費67421.81元、鑒定評估費2000元和車輛貶值損失費8萬元,共計149241.81元。

被告王某、閩旭公司在庭審中辯稱, 2008611日交警部門作出的事故認定書中的調解結果,已經類似雙方對事故責任承擔及賠償事項的協議,維修費用由王某和車主閩旭公司承擔,安正公司主張車輛貶值損失費用,已經超過交警部門調解結案的範圍。而且,安正公司主張車輛貶值依據不足,理由有三:一是評估報告是原告單方委托;二是評估期限超過3個月的期限;三是評估價值不真實。另外,肇事車輛是購買了交通事故強製險的,造成的損失應由保險公司承擔。車主閩旭公司還辯稱,車輛的運營支配權不是車主閩旭公司,車主閩旭公司隻是登記車主,不是實際侵權人,本案中的責任應當按照誰侵害誰承擔的原則進行分配,所以其不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法院經審理後認為,在本案中,公安交警部門已作出《交通事故認定書》,已認定王某對事故負全部責任。為此,王某對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的損害後果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作為肇事車輛車主閩旭公司,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因肇事轎車在保險公司投保了交通事故強製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保險公司應在其強製險責任限額內履行法定義務。因此,本案交通事故發生後,安正公司的奔馳車維修費,三被告保險公司、王某、車主閩旭公司均應為此承擔民事賠償責任。鑒於安正公司的奔馳車為使用僅6個月左右的新車,雖已得到修理,但該車在事故中碰撞後修複費用較大,部分配件經修複後,很難完全恢複到事故前所具有的質量和性能等,更無法達到出廠時的標準。在汽車交易市場上,發生過交通事故車輛的估價,顯然比無事故車輛要低。事故車輛所有人的此項損失,應受法律保護。現安正公司的受損奔馳車經鑒定,實際貶值損失費為8萬元,為此,安正公司要求王某、閩旭公司賠償車輛貶損損失費8萬元的請求合理合法,法院予以支持。被告雖然對原告委托的評估鑒定存在異議,但未申請重新鑒定,也無相反的證據足以反駁,法院對8萬元的貶值評估予以確認。據此,法院做出如下判決,保險公司在其強製險承保範圍內賠付安正公司經濟損失2000元;肇事司機王某賠償安正公司車輛維修費65421.81元、鑒定評估費2000元和車輛貶值損失費80000元,共計145421.81元;車主閩旭公司對王某的上述賠償義務負連帶賠償責任。 


上一篇:【以案釋法】男子將大嫂拽下車暴打一頓,卻被判緩 下一篇:信用卡套現多少構成犯罪?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